1. <label id="rarg8"><ruby id="rarg8"></ruby></label>

    2. <td id="rarg8"><menuitem id="rarg8"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<small id="rarg8"><strong id="rarg8"><del id="rarg8"></del></strong></small>

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rarg8"><ruby id="rarg8"></ruby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<code id="rarg8"><ol id="rarg8"></ol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arg8"></output>
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rarg8"><strong id="rarg8"><tt id="rarg8"></tt></strong></small><output id="rarg8"><ruby id="rarg8"></ruby></output><acronym id="rarg8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arg8"><ruby id="rarg8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第一千三百章 不敢小瞧

             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惊雷行厄之年,生而为男,必有所承担 第一千三百章 不敢小瞧
              (小说屋 www.prjp.tw)    剑持拓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这四个字,就让余惊鹊心里不能放松警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剑持拓海什么人物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377;?#21040;大,?#20154;?#19968;命的儿时玩伴,他说?#26412;?#26432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鱼向海,在救之无望之后,也是立马放弃,不做留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是日本女间谍,自己的同胞都可以痛下杀手,只是为了陷害余惊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的人,你让余惊鹊怎么放心,怎么不去思考这些有的没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碗里的饭菜已经完了,可是拿着筷子的余惊鹊还是没有将筷子放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空碗,默不作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攸宁看在眼里,知道余惊鹊?#30007;?#24605;,早就不在眼前的饭菜上了,不知道跑去了什么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刚才劝说了余惊?#25285;?#21482;是在季攸宁,自己的劝?#25285;?#22909;像没有起到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打搅余惊?#25285;?#20063;没有收拾碗筷,季攸宁默默的等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余惊鹊就保持着自己握着筷子的手,静静的坐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攸宁不敢发出声音,她知道余惊鹊在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思考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的,余惊鹊在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他思考不出来什么问题,他唯一觉得有问题的,就仅仅只是剑持拓海这个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人是危险,是有能力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是这个人给余惊鹊带来的危险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是以前对付姚冰,就是最早的时候,那个特务科的队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是用同样的办法对付姚冰,别说是晚上行动,就算是姚冰第二天第三天才行动,才出城,余惊鹊都不会如此紧张,甚至是都不会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因就是这个人不是姚冰,是剑持拓海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剑持拓海……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握着筷子的手,一时不慎,将两根筷子掉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筷子掉落的声音,让余惊鹊回过神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余惊鹊弯腰想要去捡筷子的时候,季攸宁已经率先一步俯身下去说道:“我来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攸宁的?#20174;?#24403;然要比余惊鹊快,因为她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余惊鹊的筷子,从指间滑落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季攸宁将筷子捡起来,余惊鹊低头看了看?#38647;印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的碗里,那些油渍都已经干了,看来自己出神了很长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耽误你收拾了,我帮你一起收拾。”余惊鹊站起来,收拾碗筷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攸宁捡了筷子站起来,将余惊鹊按坐下说道:“我来就行了,你坐着就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季攸宁就开始收拾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惊鹊从餐桌这里,回到?#26494;?#21457;上坐着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将自?#21512;?#20837;沙发之中,耳边有季攸宁收拾碗碟的声音,过了一会厨?#30475;?#20986;来了洗漱的水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再过一会,余惊鹊耳边,什么声音都没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季攸宁的声音传过来说道:“给你泡了杯茶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攸宁收拾完了之后出来,给余惊鹊泡了杯热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将茶端起来,余惊鹊喝了口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是牛嚼牡丹,品不出个什么滋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还是不放心吗?”季攸宁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对。”余惊鹊有点苦笑,好像自己疑神疑鬼的厉害,大家都放心,就自己在这里纠结的不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攸宁没有觉得余惊鹊不应该不放心,她反而是问道:“你不放心的地方在哪里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担心剑持拓海有阴?#20445;?#23558;计就计,军统损失惨重。”余惊鹊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实余惊鹊说这些话,季攸宁心里是很开心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余惊鹊没有因为,自己是地下党,就不在乎军统?#35828;?#29983;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说自己不是军统的人,那么军统死再多人,和自己也没有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种想法余惊鹊是没有的,反而是陷入就了纠结之中,这是季攸宁?#25954;?#30475;到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觉得剑持拓海怎么才能让军统损失惨重?”季攸宁继续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攸宁是一个聪明的人,她知道她开?#21152;?#24778;鹊是不成功的,现在需要的是让余惊鹊自己开导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有余惊鹊将自己说服了,那才算是说服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怎么才能让军统损失惨重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攸宁的这个问题问的好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仅仅只是剑持拓海意识到了这一次的事情有阴?#20445;?#21435;的时候多带?#35828;?#20154;,更?#26377;?#24515;了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么是没有用的,最后吃亏的还是剑持拓海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怎么才能让军统损失惨重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惊鹊下意识的就说道:“除非是剑持拓海提前知道了军统的埋伏地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必须是这样,不然剑持拓海怎么做,军统都是优势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出发是剑持拓海提前知道了埋伏地点,甚至是埋伏的人数,才能反客为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觉得剑持拓海能知道吗?”季攸宁继续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余惊鹊自己将自己否定的时候,季攸宁觉得他差不多就能想明白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剑持拓海能知道吗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当然是不能啊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毕竟埋伏地点是韩宸想的,而且很刁钻,余惊鹊都有点出其不意,剑持拓海从什么地方知道去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可能会有人泄露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这个消息也就今天剑持拓海才知道,他怎么就能调查清楚呢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?#38405;?#35828;剑持拓海提前知道,是不是有点说不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说不通,岂不就是将余惊鹊之前的想法,都给推翻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就是季攸宁想要?#30007;?#26524;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确?#25285;?#20313;惊鹊现在有点想要推翻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就在余惊鹊即将要推翻自己的一瞬间,他对季攸宁说道:“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忘了什么?”季攸宁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今天行动慢了一个白天。”余惊鹊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季攸宁觉得余惊鹊还是在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白天,会不会让剑持拓海掌握到一点什么?”余惊鹊好像又进入了最开始的思路,季攸宁皱着眉头,觉得自己开导不了余惊?#25285;?#24819;要让余惊鹊自我开?#24049;?#20687;也失败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季攸宁心疼的看着余惊?#25285;?#20280;手将余惊鹊的眉头抚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真的这么担心吗?”季攸宁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剑持拓海不是一般人。”余惊鹊不怕承?#31995;腥说?#33021;力,勇于承?#31995;腥说?#33021;力,才能认清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对,他是日本人,他背后还有宪兵队。”季攸宁顺着余惊鹊的话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40522;取?br />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宪兵队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惊鹊直视季攸宁的目光,然后说道:“今天白天,剑持拓海按兵不动,会不会是和羽生次郎商议这件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543;?#35758;?”季攸宁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既?#30340;说应该是试?#21073;?#20174;冰城到屯子一个来回,韩宸说一夜时间足够,那么一个白天的时间也足够了。”余惊鹊的语气越来越急促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说他?#21069;?#22825;就派人去了屯子?”季攸宁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余惊鹊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:“不仅仅是去屯子,他们或许沿途乔装打扮,将军统的埋伏地点,都摸清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想法,让余惊鹊惊出一身冷汗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军统埋伏,必然是有痕迹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般人看不出来,因为埋伏埋伏,就是要出其不意,隐蔽才行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日本人不?#30631;?#36890;人啊,他们专门派人去乔装打扮调查,他们是能发现的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说屋 www.prjp.tw
        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  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惊雷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惊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        如果你对《惊雷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

              11选5最聪明的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