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label id="rarg8"><ruby id="rarg8"></ruby></label>

    2. <td id="rarg8"><menuitem id="rarg8"></menuitem></td>

      <small id="rarg8"><strong id="rarg8"><del id="rarg8"></del></strong></small>

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rarg8"><ruby id="rarg8"></ruby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<code id="rarg8"><ol id="rarg8"></ol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arg8"></output>
            1. <small id="rarg8"><strong id="rarg8"><tt id="rarg8"></tt></strong></small><output id="rarg8"><ruby id="rarg8"></ruby></output><acronym id="rarg8"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rarg8"><ruby id="rarg8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第七百五十四章 随心成了同学的主心骨

             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重生之一路随心高中篇 第七百五十四章 随心成了同学的主心骨
              (小说屋 www.prjp.tw)    随心遐想着,心头有了深刻认识,自己如果不是重生了,是绝对不会对家乡产生如此亲近感的,上世的自己,对家乡反而是近乡情怯,原因当然是因为失去萍萍,因为觉得自己对不起玉华和静枝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世,一切变了,变得自己敢于承诺改变家乡面貌,要让家乡的父老乡亲过上全方位的富足生活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心思维由此引申,当自己变得越强越富有,当爸爸的官位越权高位重,到那时,塘湾、明县能获得的资源就越多,也更容易。想想上世塘湾不发达的地方经济,主要问题,是没畅通的销售渠道将丰富的农户品输送大城市,没巩固的市场消化大宗竹木制品,而一旦解决了市场问题,家乡人民定将富裕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随心听到聂群他们熟悉的说话声,声音很小,但触动了随心的听觉记忆,很自然地,随心注意到了。随心没意识到,与自己关?#24403;?#36739;密切的人,或引起了自己关心的人,他们的声音身形?#35748;?#20851;情况,会让自己牢固地记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天,聂群他们来得有些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心循着声音来源望去,只见他们六个骑着车正从街尾驶了出来,随心明白自己这感知能力更强了,也就是精神力更强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来后,是先放虾笼后练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心想起自己的饵料,不由皱皱眉,?#24378;?#26159;前两天的东西,应该已变得腐败不堪,看着会恶心的,但做饵料的效果只会更好。随心想想都觉得埋汰,决定剁条鱼,拌进一些腐料做成今晚的饵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怎么的,随心一下联想到法医,觉得做这个职业的人,要么是粗线条的人,要么是意志力特坚强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聂群几人从公路拐进私家大道,一眼就见随心站在院子里,几人心情似乎立刻就好了不少,感觉到心安,这六个高?#24515;?#29983;,已在不自觉中将随心当了主心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随心,回来了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随心,啥时回来了?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声音中带着喜悦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行车还没支稳,几人就开口说话了,迫不及待地要告诉随心,他?#24623;?#19978;了不高兴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随心,我们今天早上,虾笼里的东西比昨天早上起码少了一半。你说,是不是这段河里的东西少了?”莫久学先开口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难怪这么着急,这意味着他们收入少了!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少一半?我也不清楚,得再试下才知道,少了些啥?”随心不敢立下判断,这些东西是活的,可以流动,活动?#27573;?#19981;大的应该是虾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少了鱼和脚鱼,没这两样压秤的和贵的,我今天十块钱?#27982;?#21334;到。”莫放民很是遗憾地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没脚鱼,鱼倒是有几条,我只卖了七块?#31169;?#38065;,玛德,比第一天还少。”蒋坤也忍不住骂道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心有点谱了:“那是鱼和脚鱼没过来,?#35748;?#21644;螃蟹少了,那就真得换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放明点?#36820;潰骸?#25105;们也这么想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天谁最多?”随心好奇地问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夏学军洋洋得意道:“当然是我最多!我技术是比较高的。”心想此时不吹,更待何时?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聂群他们鄙夷的看着夏学军,但也拿夏学军的得意相没办法,事实上,今天就他的虾笼里进了两只脚鱼,比大家多卖了二十多块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天随心没在家没上街卖鱼,聂群几人才知道自己手上的鱼和脚鱼在街上是多么的紧俏!大家?#35834;?#34903;上,就被想买鱼的人包围了,最后,虾和螃蟹也没剩一只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夏学军有甲鱼,鱼也多几条,夏学军今天算发达了,聂群他们就逼夏学军请大家在饭店吃了早餐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心听说大家逼着夏学军请客吃早餐,不由“哈哈”大笑,这也是种另类的不患寡而只患不均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正洋洋得意蔑视聂群?#29238;?#30340;夏学军,随心不知怎么的想到了他妹妹夏佩瑜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女孩的长相才情与妹?#20204;?#24515;和莫灿她们三个是不相上下的,可能是家庭出身的原因,她和妹妹她们是好同学,但不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,加上她妈妈和自己妈妈不是同一个系统的,就显得疏远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很明?#35029;?#33258;己与她无缘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女相处,也讲?#21051;?#26102;地利人和,这些因素,在无形中决定着缘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与夏佩瑜的无缘,随心倒是一下警觉起来,世上的美女千千万,自己可不能花心,或以为美女?#35760;?#24515;自己,而且,就算倾心,自己也应当视而不见,人生中,自己应该将生活与工作区分开来,帮美女一把可?#35029;?#24863;情则免谈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世上的事情十全十美反为不美,留丝遗憾才更能体现人生的魅力,谁知道未来是怎么样呢?说不定,未来有惊喜等着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聂群?#29238;?#24320;?#30002;?#39285;料包,其动作已经熟练无比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对饵料的异味,抵抗力强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心没在他们旁边看,而是来到码头,跳到小船上擦起灰来,舱板上落了薄薄一层细细的灰,用抹布抹过去,舱板上就干干净净。随心想,今晚得去夏梅家,给养鱼池里加些虾子,等下个星期天一过,丽雪、丽英、丽仙的身份一变,那时往来,就自然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虾笼里放进饵料包,聂群他们把虾笼搬到各自的地盘,往河里丢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放明对自己抛掷的距离不满意,重新拉起来,叫道:“随心,你来帮我丢一下。”莫放明承认,随心的力气比自己大得太多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往河里丢好虾笼,大家到码头上洗手洗脚,?#24613;?#32451;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站在平整结实又好看的码头上,李青川跺跺脚下木头,说道:“随心,我是佩服你了,做这码头,不管你请没请人帮忙,反正我认为你是主力,别人起码没你劲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心笑道:“好好练功吧,以后,你们的劲个个都会大,抱得起那天那样大的石头。倒是你们以后得注意手上的劲道,与人打将起来,小心别整出人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话大家爱听,个人英雄主义一下暴涨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久学大声叹道:“他妈i的,?#19978;?#27809;老虎了,不然的话,老子我也是和武松一样的打虎英雄!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爱看小说的莫放明笑道:“你学鲁智深吧,弄张?#20837;?#24403;和尚,拔柳树也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久学反?#36739;?#35749;他道:“我看你只能学时迁,抓几只鸡倒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聂群嘲笑道:“听你们说话,不是强盗,就是?#32451;耍?#25105;以后去?#26412;?#37325;世界冠军,随便举一下,就没人超得了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倒是,不好反驳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?#33539;?#22068;,才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?#36865;?#22238;走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客厅中早收拾好,也给每人冲好了一碗擂茶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擂茶是女孩们擂的,现在,女孩个个都感觉自己劲大了许多,就是细手?#29238;?#33162;的莫灿也敢手握擂棍擂几下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喝完茶,仍是分两起练功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心先带聂群他们六个练功,从六七?#36820;?#19971;七,用时约七十六?#31181;櫻?#29616;在他们全身的筋骨强健很多,一个多小时练下来,虽说是满身汗,但已无酸痛感,这也是他们越练越有干劲、更加向往的原因,好处显而易见了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聂军、刘兵、卢灿辉、薛明刚?#29238;?#23567;些的明显在三天打鱼、两天晒网,有他们后悔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 送走聂群他们,随心回到自己房间,见?#25913;?#21644;女孩们在休息,知道他们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,明白将要正式开练,就等自己到来。小说屋 www.prjp.tw
        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  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重生之一路随心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一路随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        如果你对《重生之一路随心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

              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新疆11选5开奖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票开奖结果 彩票七星彩开奖直播 七星彩排列五走势图 香港马会奖券一码中特 秒速飞艇彩投注平台 918通比牛牛中 北京赛车官网注册 吉林时时彩技巧 陕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北京pk10官方网 六合彩用本红绿 十三水牌技 天津老时时彩